• 这场海岛上的试验乡村老师学生是最大受益者!
    发布日期:2019-08-22 15:00   来源:未知   阅读:

  当乡村小学老师13年了,把市区的课“带”进自己的课堂,是陈观兴的头一回。他是湛江市南三岛围岭小学的一名全科教师,不久前,他在“南三乡村手机学堂”上点播湛江市第二十七小学的一堂美术课受到启发。

  手机视频里,老师引导学生欣赏中外艺术图片,找灵感创作作品。“相比之下,我的学生读到四年级了,平时美术课只是简单的画画,还没做过手工。”于是,陈观兴通过简易多媒体播放视频,带着整个年级的10名学生与市二十七小的课程同步,欣赏视频里课件上的图片,一起用橡皮泥捏出自己的作品。“新鲜,这样上课有意思!”学生张书福羞怯的脸上藏不住好奇。

  一项嵌入手机的免费技术,正在激活岛上的乡村教育,触及义务教育体系的“神经末梢”。

  华南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下称“华师网院”)手机学堂团队“驻扎”南三岛9个多月培训指导。现在,岛上乡村老师看见好的教学方法,会主动借鉴运用到课堂中去;乡村小学教学质量如何,省里、市里教学专家在线就能精准诊断,提出专业建议;骨干教师培养计划也跟上来,乡村教师也有了提升能力的新平台。

  “互联网+乡村教育”有没有可行路径?从资源单向传输到本地师资成长,如何让乡村教育有“造血”能力?2019年新年前后,南方日报记者跟随华师专家团队来到南三岛,记录手机学堂在岛上试验的一线故事。

  从湛江市区出发,途经跨海湾的南三大桥,一路上乡村风光、海岛景致尽收眼底,驱车1个多小时抵达南三岛。南三岛由10个小岛组成,堤围将它们连成一体,陆地面积123.4平方公里。岛上有1所中心小学,27所乡村小学,4700多名小学生大多来自贫困家庭,不少还是留守儿童。

  “岛上教学生活条件跟城里有差距,老师流动较大,全岛300名小学老师,只有1名音乐专任老师,语数外通吃,音体美全扛是老师教学的普遍现象,但音乐、美术等课程有的学校还是开不齐,整体教学质量难以提升。”南三岛中心小学校长张振忠说起这些,有些无奈,“现在学生人数不到50人的小学就有8所,麻雀小学多,教学缺老师,质量难于保障。”南三岛的教育问题,南三岛滨海旅游示范区管委会很清楚,管委会副主任韩伟雄说:“教育是急不来的科学,但在南三岛却又是等不起的现实,办好农村教育是扶贫脱贫的治本之策,必须想办法解决。”

  而在450公里外的广州,华师网院院长许晓艺团队摸索手机学堂项目已经六七年了,他们一直想用信息化手段实现城乡同步教学,解决农村教育资源不均的问题。最初是把广州名校的课程直播到全国偏远地区,但许晓艺慢慢发现,这个模式还不够:“如果把乡村教育比喻成打游击战,坦克大炮这些装备肯定不适用,也就是说,直接照搬城市教育的方式方法,会导致水土不服。”这些年,他在全国各地偏远乡村广泛调研,就是想找到最草根、最简便的信息化手段,和最适合乡村的教学方法。

  2018年4月,调研岛上教育现状后,华师网院在南三岛中心小学开展首场活动,在学校里同步直播广州和湛江市区学校的课堂,上起异地协同教学课。“比较下来,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可以用那样的方式上课,还有学生跑来问我,什么时候还能再上这种直播课。”中心小学教师张慧珍感受到了强烈冲击。

  从“输血”到“造血”,信息化资源的抵达只是第一步。紧接着,中心小学和华师附属天河实验学校、湛江市第二十五小学3名老师同上一堂课。通过手机直播,教育专家对他们的教学表现进行远程点评。“三地老师同课异构互相交流,还能得到专家针对性的点评,激起了老师自我提升的进取心。”张振忠说,课堂视频还同步转发给家长,在岛外工作的家长掏出手机就能看见自己的孩子,也更了解学校。

  有老师告诉记者,其实最开始,有部分老师存在抵触情绪,认为对着镜头讲课打破原有习惯,还把他们和省市名校老师放在一起对比,挺没面子的。但专家指导、同行交流,教学水平确实得到提升,反对声音逐渐少了,钻研提高教学的风气浓了。

  试验深入进行。很快,湛江市区6所小学在手机学堂上开展了200多节手机直播课,中心小学老师也学会了用手机录课程传上平台。南三岛手机学堂视频资源库逐渐充实,如何进一步下沉到乡村小学,成了最大难点。

  2018年10月底,全岛乡村小学的教师经过华师网院培训后,普遍学会了使用手机学堂,他们能随时点播中心小学、湛江市、广州市等学校的任意课程。在平台上,中心小学和乡村小学还举办多场教学擂台活动,湛江市的教学名师在平台上或直接来到岛上开展点评。就这样,散布在岛上的各个乡村小学,用1台手机、1个支架,成本1000元左右就能搭起最简易的“直播间”,与中心小学和湛江市区资源串联起来。直播并上传视频,上传可以用校园网,即使是用4G,一节课的流量花费也仅1元。

  南滘小学是岛上把手机学堂运用得最好的乡村小学之一。校长黎文弟喜欢琢磨新技术,衣服口袋里常常揣着一个麦克风,有事通知时,对着一说话全校喇叭就能响。手机学堂来了,他更是鼓励全校老师用起来。只要有老师直播讲课,他就担任技术员,站在教室后方,架起手机全程拍摄。

  新事物给乡村小学带来了新活力,也浮现新问题。一次,许晓艺前去调研时被该校老师梁雪叫住:“许院长,我觉得这样做不行啊。”

  梁雪说:“我看了湛江市区小学的英语课视频,发现都是全英文教学,资源用在课堂上,乡村孩子一点儿也跟不上,这该怎么办?”许晓艺回答她:“不合适的资源不要用,我们先从中心小学资源开始用起。”许晓艺认为,乡村教育有它自身的特点和规律,国家级、省级资源网络上很丰富,但要让信息资源真正在乡村好用、能用,接地气是关键,例如实行分层结对子的形式,乡村小学接受中心小学的资源,中心小学借鉴县区资源。

  梁雪在学习中心小学课程视频后,把全岛唯一一名音乐专任老师的课程在二年级的课上播出。视频里,音乐老师弹着钢琴,视频外,梁雪指导学生跟着音乐唱歌、打鼓,线上线下默契合作。“以前音乐课就只是跟着老师学唱歌,现在能打鼓,还有视频里的老师给我们弹钢琴。”上完课,学生庞冰怡兴致不减,哼唱起来。

  提升师资水平是这场试验的深层目标。去年12月18日,南三岛和华师网院共同对60名骨干乡村教师开展为期一年的培训,解决岛上乡村教师少有培训机会、缺乏发展平台的问题,未来他们将是南三岛乡村教师队伍的领头雁。

  南三岛上的试验成果在湛江传播开来,2018年底,湛江市教育局在南三岛召开现场会,确定手机学堂将在全市84个乡镇的中心小学和村一级学校全面推广。“这是提升湛江农村义务教育质量,推动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的探索。”湛江市教育局局长李更盛说。

  2019年元旦节刚过,西藏林芝市第一小学校长赵西琴就来华师网院拜访。“我们使用手机学堂大半年,最方便的是与对口帮扶的米林县、墨脱县教师在手机上开展教研,省去了偏远地区老师长途跋涉的辛劳。”赵西琴说,不久前,广州学校开设的《编程一小时》课程资源传送到平台上,林芝一小的老师们观摩并授课,让西藏孩子也能及时接触编程基础。华师网院统计,手机学堂目前已经深入广东、西藏、新疆、内蒙古、河南、云南、广西、福建、海南、河北、江西、贵州、四川等地的乡村,惠及师生近200万人。

  全国和广东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意见相继出炉,要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如何发挥信息化作用,解决乡村小学、农村教学点开足、开齐、开好国家规定课程,激发本地教师队伍建设等问题。

  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龙江坦田小学,他们用手机学堂现场直播各科的优质课程,远在千里之外的西藏墨脱背崩乡小学老师同步听课评课。“我们将继续通过网络,让墨脱老师们看到教学改革的创新做法,与他们一同提升教学方式方法。”坦田小学校长廖杏芳说。

  在广西岑溪市,上千名老师在手机学堂上开展教学比拼活动,安平镇太平中心小学老师莫燕妮表现突出,成为“手机名师工作室”的带头人,当地中心小学、乡村小学11名老师主动加入工作室,定期在网络上开展教研活动。“我的工作室成员所在的乡村小学,距离镇上最远有30公里,除了网络上互相学习,我们还一起到这些乡村小学送教。”莫燕妮说。

  在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手机学堂成为教育扶贫的工作抓手,常态化直播、教研员在线评课,推动乡村教学质量提升。“手机学堂成本低、软件免费、使用便捷、资源内容都更适合乡村学校。”沧源佤族自治县副县长杨金勇说,该县48%的小学生集中在乡村小学和教学点,英语、音乐、美术等国家规定课程难以开足开齐,“手机学堂可能是目前解决乡村教育问题的一条有效路径”。

  “我国远程教育已经发展了20年,全国60多家高校都在做这项工作,手机学堂具有样本意义。”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常务副秘书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德芳认为,手机学堂不仅低成本、高效益向农村学校传输教育资源,更创新了教师教育人才培养方案。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